钱夏的生活恢复了原样,上课,跟剧组学习,拍电影,以及日常跟谢池通电话。

  两年说短不短,但要是长,其实也算不得长。

  自从分手那件事揭过之后,谢池给钱夏打电话的频率更高了,此后两人谁也没有再提孩子的事。

  谢池在麻省理工那边先结束了学业,他回来的那天,钱夏去接他的机。

  帝都机场人来人往,各色皮肤的人到来或离开,端是繁荣非常。

  虽然知道飞机只有晚点极少早点,但还是提前了半个小时到。

  而跟钱夏一起来的,还有谢池的兄弟团。

  “池哥一去就是两年,我们两年都没好好聚过,今晚一定要尽兴!”寇钧依旧是顶着一头奶奶灰。

  向辛:“必须的。”

  时间慢慢流过。

  等到谢池那趟飞机约定降落的时间点时,钱夏的手机忽而震了震。

  她拿出一看。

  是谢池发来的微信,信息只有四个字。

  【我回来了】

  赵珣站在钱夏旁边,又比她高上许多,这一低头就看到钱夏的手机内容,顿时啧啧两声,“谢哥这重色轻友啊!”

  边说,他还摸出自己手机,点开群。

  意料之中的,里头并没有任何信息。

  钱夏耳尖微红,“是不是你们没跟他说要来接机?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赵珣否认。

  不过在他否认完,群里就来信息了。

  【XC:落地了。】

  寇钧跟着赵珣啧啧两声,“所以说,池哥依旧是重色轻友。”

  “哈哈哈,毕竟是要结婚的女朋友嘛,可以理解!”

  “成吧,嫂子重要。”

  ……

  在一行人插科打诨中,钱夏看到了远处拐角拐出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。对比两年前,谢池又长高了一点,也结实了许多。

  “谢池!”钱夏对他招手。

  两人中间隔了一个出关拦。

  看到钱夏跟赵珣他们后,谢池笑了下,脚步加快。

  男生的东西不多,当初谢池去美国时,钱夏给他收拾了两个行李箱,这回来时却剩下一个,另一个提前寄回来了。

  “谢谢你们来接我。”谢池揽过钱夏,先给了她一个拥抱。

  乔信摆手,“都是兄弟,说什么谢谢,不过如果池哥实在是想谢的话,今晚那一顿你结账就好了。”

  谢池:“没问题。”

  他们这一行个个都是高富帅,哪怕是模样最平凡的乔信,在高定衣服以及气质的影响下,都比普通人要打眼。

  已经有人在看他们了。

  虽然钱夏依旧戴着她的小粉帽,但这两年随着她知名度的逐年提高,认得钱夏的人绝对不少,甚至可以说,她是娱乐圈里国民度最高的一个幕后者。

  “啊,那个好像是唐钱夏!姐妹,快帮我看看我有没看错?”

  “并没有,我认得她的小帽叽啊啊啊啊!!”

  “那个是她男朋友啊?圈里不是说她男朋友出国留学吗?”

  “应该是回来了吧,你看他带着行李箱呢。”

  “对哦。”

  “所以说,他们还没分手?!”

  “这个糖我嗑了!”

  ……

  这天晚上一行人在“高山流水”吃了顿晚饭,不过虽然说是晚饭,却一直闹到几近凌晨,之后才各回各家的散去。

  钱夏与谢池回了华大旁的公寓里。

  谢池归国的那天晚上,两人在床.上胡闹了一整晚,谢池仿佛要将之前欠下的全部补回来。

  天才微亮时,钱夏却醒了。

  她想上厕所。

  不过让钱夏没想到的是,她睁眼没多久忽然发现谢池也是醒着的。

  “你怎么不睡?”钱夏揉了揉眼睛。

  谢池:“时差影响,没关系。”

  等钱夏上了个厕所回来后,谢池将人捞回里,钱夏看了他一眼,一双眼在暖色的小台灯照射下剔透如琉璃。

  谢池伸手去关小台灯,“别担心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。”

  虽然两人再也没有提过孩子的话题,但谢池却知道钱夏一直在记着。

  时间是样很神奇的东西,看不见摸不着,却具有无比巨大的力量,能将沧海变成桑田,也能高山移为平地,更可以验证世间所有的承诺。

  就像当初他对唐红燕说的那样,交给时间去证明。

  时间会证明,孩子不是关键。

  时间会证明,没有孩子他与她一样能过得很幸福。

  钱夏握住他的手腕。

  在夜色逐渐浅淡中,有谁轻轻的应了声。

  谢池低声道:“请相信我。”

  ……

  谢池这一句“请相信我”,钱夏记了很多年。

  在谢池二十五岁的时候,谢老太太催他结婚,谢池并没有答应,原因是不到结婚的时候,不过可以先订婚。

  于是他跟钱夏订婚了。

  在谢池二十六岁那年,谢老太太病逝。

  一年后,谢老爷子也走了。

  谢老爷子走的时候是有些遗憾的,原因是没抱上曾孙,不过谢池的出色却让他觉得自己后半辈子很成功。

  他教育出了一个优秀的继承人。

  谢老爷子下葬的那天,天上下起了绵绵细雨,谢池与钱夏都穿着一身黑衣。

  石碑上老人的照片刻画着他晚年的模样,谢池将花放下,低声道:“爷爷,原谅我有件事没有告诉您,不过您就算知道,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做法。因为我真的很爱她。”

  ……

  在谢老爷子走后一年,也就是谢池二十八岁的时候,他跟钱夏在结婚了。

  他们用的是中式婚礼。

  因为唐红燕是商人,商人不缺钱,所以正大光明的将钱夏的婚礼办得非常高调。

  凤冠霞被,金玉满堂,高朋满座,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,以及这些年钱夏娱乐圈里的朋友,全都来了。

  后面甚至有人戏称,能被邀请去参加婚礼的,都是一种身份证明与荣耀。

  ……

  婚后第五年,谢池跟钱夏还是没有孩子,这时有人按捺不住了,过来旁敲侧击。

  对于这些,谢池只是笑道:“我跟我太太都不喜欢孩子,两个人挺好。”

  说这话时,谢池看向不远处正在挑点心的钱夏,眼里很温柔。

  似乎若有所感,钱夏这时看了过来。

  两人相视一笑,有着人旁人不能介入的温馨。

  *

  我这一生见过潮平岸阔,玩过攘权夺利,也品过纸醉金迷,却从没有一处能胜过你眼里半点星光,与酒窝里盛着的甜。

  ——谢池。

  skbshge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十四校区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相师:名门第一继承人,重生相师:名门第一继承人最新章节,重生相师:名门第一继承人 站源52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